富二代magnet

“是菊园那边的婆子,过来禀报,说得很严重的样子。奴婢缠不过她的央求,只好来找主子了。”抱琴连忙低头道。

“好了,回去看看吧。”兰琴道。于是便扶着玉萧的手往自己正屋去了。

待兰琴回到正屋,在玉萧和抱琴的伺候下,脱了外面披着的狐皮大氅,又丢了已经有些凉意的手炉,并在崔娘亲自端过来的水盆你净了个手,这才道:“让她进来回话吧。”

兰琴今日穿着一身橘红色的百鸟纹的旗装,领口和袖口俱都用镶嵌了白色的幼狐的皮毛,整个人显得雍容华贵了不少,褪去了以往的青春,眼角也增添了几分浅浅的纹路,但是整个人看着成熟了起来,风韵也出来了。

门口的柳絮挑开了门帘子,一个穿着藏青色对襟棉衣裤的婆子缩着肩膀进来了。她不敢乱看,只瞟了眼前的那个华衣美饰的妇人正坐在主位上,身边站了两个美丽的丫鬟,可不比那几个侍妾差。

“老奴给侧福晋请安!”婆子连忙蹲下身子行礼。

“你可是看守菊园的张妈妈?”崔娘替兰琴先行问道。她皱着眉头问的,知道是水菱的事情后,便越发不屑了。

“奴婢是。奴婢是来跟侧福晋禀报的。今日一大早,那纪氏也不知道出了什么幺蛾子,非要出来,结果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摔倒在地上了。奴婢不敢擅作主张,特意来请侧福晋拿主意。”张妈妈小心谨慎地回道。水菱的出身,这后宅里的人都知道,自然也知道兰琴可是不喜她的,故此她做了侍妾后,负责看菊园的那两个婆子都没少给水菱眼色,其中就是这个张妈妈。菊园是四爷专门辟出来的一块地方,位置很偏,在四爷后宅的西北角上,隔壁就是关犯了事的奴才的那所院子。四爷从开府以来,一共有过几位侍妾。早年间的,被李氏整死了一个,富二代magnet如今住在菊园里的就是一个云氏,再就是水菱了。

“伤得如何?”兰琴终于开口了,手里戴着护甲的手,显得很是修长富贵。

“老奴瞧着,应该是伤着骨头了。肿起来了,奴婢只给她上了一些化肿的药膏。纪姑娘一直叫唤,老奴没办法,这才过来的。”张妈妈捡着对自己有利的话说。她与另一个婆子秋妈妈也是年轻的时候犯了事情,才被派去守着几个侍妾的。往日你,这些侍妾没有人伺候的,都是自己去提水提膳,张妈妈和秋妈妈只负责看守门户,到了点儿去看看人在不在而已,其他的事情都一概不管的。

“那就去请大夫给瞧瞧吧。”兰琴道。

“是,那奴婢就去请大夫了。”张妈妈见兰琴并没有为难,心里对那个水菱倒是感叹了一句。

粉红女孩私房深沟美乳床上养眼吸晴清纯写真

待张妈妈走后,崔娘说道:“主子,您做什么给她请大夫。不过是摔了一跤,骨折就骨折呗,自己寻个木板绑上,躺上个十天半月的不就好了。”

面对水菱爬床的事情,崔娘似乎比兰琴更气,因为水菱给他们这些做奴婢的丢了脸。

崔娘记得,出事那天是个晴朗的人,兰琴扶着司画带几个小的出去了,屋子里就留了水菱玉萧几个守着。

那贱婢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偷偷换了兰琴的衣服,躺在兰琴的床上。那丫鬟怕是嫉妒兰琴许久了,见兰琴似乎都不在,自己便换了衣服,想做几刻主子的样子。偏偏那日四爷回得早,许是素了一些时日,本是来寻兰琴的,又加上在外面不知和谁喝了酒的,醉醺醺的,看见兰琴床上躺着个人,便上了床。

“崔娘,大过年的,她若是疼得喊叫起来,也怪晦气的。让林大夫去看看吧,我不想快过年了,后宅不宁。”兰琴道。虽然她心里已经厌恶了水菱,但是若是让她不管人的死活,当恶毒的主母,心里又有点过不去。反正水菱只是个妾侍,而且四爷和她那一次后,再没有去过她那里,自己既然已经容了她,也没有再往死里逼迫的意思了。

崔娘见兰琴这般说,只好不再提水菱,转眼问道:“主子,刚刚奴婢瞧着咱四格格去找三格格去了。”

“她呀,简直一刻也不得空。怎么乌西哈就养成了这么一个性子。真是让我发愁,她日后若是嫁了,我恨不得把你派到她身边当陪嫁嬷嬷才放心。”兰琴道。

崔娘一惊,但立刻道:“主子,奴婢觉得还是让四格格的乳娘去比较合适。四格格与她的乳娘亲近,再加上又是奶过她的。”

“我也就这么一说,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不过乌西哈的乳娘桂妈妈倒不是个精明强干的,崔娘,得提拔一个得力的妈妈给乌西哈。另外还得再与这个孩子好好商议商议。她的亲事如今就是最大的事情。等过了年,王爷肯定就会立刻开始为她紧锣密鼓地寻起来的。”兰琴道。

“是,那奴婢就去看看,给四格格寻个厉害且又忠诚的妈妈,到时候陪嫁过去,也能替主子看着一点儿。”崔娘道。

兰琴点点头,看了看博古架上的那一个小的西洋座钟,道:“肚子饿了,摆膳吧。乌西哈这孩子,这个时候跑去找纳敏,那不是明摆着就要劳烦武姐姐了。”

“武格格可不怕劳烦,她很喜欢咱们四格格呢。”崔娘笑道,然后走到门帘子口,朝着柳絮低语了几句,示意她赶紧让月兰开始摆膳。

那厢,乌西哈果真到了武氏这里头,此刻三个人正围着桌子吃上了呢。乌西哈是个自然熟,她与纳敏倒是从小时候的不和,到现在恨不得天天腻在一块儿。

“四格格,这可是上好的牛肉,快多用一些。”武氏亲自为乌西哈布菜。

“武姨娘,叫我乌西哈就是了。不要四格格的!”乌西哈甜甜地道。她就是个直性子,见别人对自己好,那就跟那人立刻就熟了起来。

“是呀,额娘,就叫乌西哈。侧福晋也叫我纳敏的。”三格格纳敏一脸宁静地温和地对武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