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黄神奇

  看黄神奇 白欣欣认为自己一定是梦魇了,也没有把这一件事放在心上,然而贝贝这边起床来第一时间就是打开导航,因为从昨天晚上开始她就隐约的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了。

   果然在她打开导航之后,故意调了距离竟然看到女主的点已经上线,那是不是说明着白欣欣已经得到那个异能了?

   丫的,前世好像这个白欣欣根本就没有这么快上线的,再怎么说也得等着凌静和贝贝蜜月回来再过一年,可是现在这情况,明显就是女主已经上线了,而在方月清的位置也出现了隐约的红点,这是不是说明着其实方月清也是一个隐藏着的女主?

   贝贝沉凝住,从床上起来,身边已经没有了凌静的身影,而就在贝贝以为凌静去上班的时候,他就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碗粥直接到贝贝身边:“老婆,醒了?”

   凌静走进,一双凌厉的目光就开始上下扫描贝贝的身子,隐约能看到隐藏在领子下的红印子,这才开心的笑了笑,似乎非常的满意这种情况,那些印子都是他昨天晚上努力种植下来,这个女人是他看上的,自然要在整个人的身上都彻彻底底的打上自己的印子,越看是看着那些印记,他一颗心就被填满浓浓的安心,放下粥,直接就走上去把人往自己的怀里抱。

   “老婆,你没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凌静下意识的问出来,这一句话马上就让贝贝脸一下子就红了一圈,不过她也非常的好奇,为什么以前她都可以用替身直接上场,可是每次面对一些特殊情况的时候,她竟然发现自己无法使用替身,这是怎么回事?

   三生没有给出答案,每次她问到的时候他总会找借口忽略过去。

   “没有,你放开我了!”贝贝才不会跟着厚脸皮的在这里白日宣淫,只能一手就把他推开。

   “…”凌静看着笑了笑,很快就端起粥给贝贝:“你一早都没有吃东西了,快来吃一点,吃完在继续喂饱我…。”

   凌静这一句话瞬间又让贝贝的脸色红了一圈,丫的,这个男人怎么回事?没结婚之前怎么没有看到他这么会撩妹子,结婚之后马上就变成能手,难道男人天生就对一些东西无师自通的?就连撩妹子也是?

   “老婆,你在想什么?难道吃饱了?”凌静说着,这个急色的人竟然还真的开始想要解开自己的扣子。

   “凌静,你给我住手!”贝贝看到他这样马上就慌了急忙制止,她着身子昨天才破身子,现在又来肯定不行的。

   虎牙mm秋千上的美好清纯回忆写真

   “呵呵…老婆你真色,都想到哪里去?你老公我也只是有些热,想不到老婆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了,不过现在不行…等两日,老公在满足你…。”凌静看着贝贝这样子,下意识的笑了笑道。

   “…。”贝贝一听到凌静这话,她顿时石化,再也没了语言。

   她这是凌静给玩了吗?丫的,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怎么婚前跟婚后的态度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老婆,乖一点,我也是担心你的身子…。”凌静看着一脸呆滞的贝贝,眼角也染上浓浓的笑容,伸出手像摸小狗一样摸了摸她的头好生安慰道。

   “谁说要跟你滚床单了,凌静,你特么的少在这里毁我清白…”贝贝爆炸了,马上就拍掉头上的手怒道。

   “喔?老婆,你的清白昨天不是已经被我毁了吗?”凌静笑着,似乎又发掘一些好玩的事,就比如说现在老婆的性格,貌似比以前更加活泼一些,有了这个发现他脸上的笑容更加大了。

   凌静这个人就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直接拉着贝贝就腻了一个下午,等到放人的时候贝贝已经是连笑都笑不出来了。

   阻止不了姜贝贝和凌静的婚礼,方月清自然心里也是不甘心的,可是现在她能做的也只是等着姜贝贝出轨,应该过不了多久了,方月清满心欢喜的,这两日和姜父走得也比较近,就连在贝贝回家那天她竟然就只直接出现在姜家,或者是那一天晚上她就已经住到了姜家。

   这样大摇大摆把外人放进来的事也是有姜母做得出来,她还真的不怕自己的老公彻底被人挖走呢!

   “小贝,你回来了!”方月清看到凌静和贝贝一起回来,她马上就一脸女主的模样看着姜贝贝,还真的一点都没有把自己当作外人呢!

   “…。”贝贝听到这女人的话,下意识的皱着眉头,而一边的林静脸色也有些难看,这姜父大摇大摆带人进来还真的不顾及姜母的反映,不过在贝贝这边看来,好像姜母还真的没有任何一点生气的迹象,这就不禁让贝贝感觉有些奇怪了。

   “怎么现在才回来,你不知道家里人都在等着你们过来吃饭啊!”姜母倒是有些生气姜贝贝回来的迟。

   “妈这是在责怪我吗?”贝贝冷冷的笑着,而方月清目光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在场的人,下意识的做好人道:“姜姨,你就别责怪贝贝了,她也不由有意要误了时间的。”

   “妈!是我拉着老婆来迟的!”凌静冷冷的插一句话,马上就让姜母的脸色和有些冷了,可是她却没有在说话,而凌静却走到贝贝身边:“老婆,今早有些累坏了,我就让她在家里多休息一会,怎么?爸妈你们有意见?”

   “没意见,没意见…。”那边的姜父一听到凌静这话,他下意识的走过来缓和气氛,而方月清在听到凌静这话,还有目光下意识的注意到她衣领下那些痕迹,多明显,想要掩饰都掩饰不住。

   看到这里,方月清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手心也下意识的抓紧,心里早就恨不得不姜贝贝骂个彻底。

   “好了,刘婶,你还快点把菜成出来?”姜父大声喊着。

   大家这才缓缓的坐下来,凌静小心翼翼的护着贝贝,眼里和心里走装满了他眼前的女人。

   前世凌静的就是一个宠妻狂,现在她就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自己喜欢深爱着的男人竟然这么从这另外一个女人,她的心里异常的不是滋味,恨不得冲上去推开姜贝贝那个贱人让自己上场。

   为什么重活一世自己还是不能站在他身边,自己明明才是他的最佳良配啊!

   一顿饭下来,方月清吃的如同嚼蜡一样,时不时目光落到那一对不断发狗粮的新婚夫妇身上,她的心就像被刀子一刀一刀的割着,异常的疼痛。

   饭后姜母看着现在自己女儿也嫁给凌静,那他们这些岳家人也可以拿点利益了,这不,姜母马上就叫贝贝过来问话,而方月清也是找准了时机,看到凌静一个人现在花园里面,她不由得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时候她明明就已经占尽了先机,可是为什么却还是让姜贝贝那个贱人给夺了先机?

   如果没有她在,自己才是和凌静一见钟情的人,她会更好的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婚事,而不是像姜贝贝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明明的得到了更好的可却一点都不珍惜,她凭什么这样来作践凌总对她的爱。

   她慢慢的朝凌静走去,花园中清新的空气让更加的有勇气来告白,对,这一次她要跟他告白,让他知道自己的心意,而且她是特殊的,上天都厚待她,她凭什么就不可以把她心目中的男主拯救出火海?

   “静!”方月清走近他身边轻声的叫唤。

   凌静以为是贝贝过来转身却想不到是方月清,他脸色微微的沉了沉。

   “你是谁?”凌静冷漠的神态让她难受。

   “我是月清,我…我喜欢你,静,你别别爱上那个女人好吗?她不值得你爱…”方月清紧张的说着,还害怕凌静不相信马上就把前世的事跟他说了。

   说到姜贝贝会背着他跟别的男人鬼魂,会给他戴绿帽,根本就不是一个良配。

   丫的,那些不堪入耳的话让现在身后的贝贝脸色几乎黑成锅底,她是太纵容这些女主蹦达了吗?